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女人的悲哀】

发布日期:2018-05-0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58岁的山冈,不动中学的守门人,工资仅够糊口,但是现在却舒服的半躺在郊区最豪华的休闲别墅里面的躺椅上,虽说穿着宽大的睡袍,但是却大大的打开着,露出毛茸茸的裸体。两腿间恭恭敬敬的跪着一个丰满的肉体,正用涂着口红的嘴唇深含着他完全充血的阳具。

  “理奈,越来越纯熟了啊。”山冈满意的看着胯下的女人,调唆的说道。

  “恩——”由于被山冈巨大的阳具充斥着口腔,被唤作理奈的女人只能用鼻子答话。

  26岁的理奈,本来是不动中学的英语教师,现在却与学校里最低级的山冈做着苟且的事,对于理奈来说,是无奈的悲哀,对于山冈来说,却是享受着强迫的快感。

  随着理奈红唇的不断吮吸,阵阵的快感不断从阳具的尖端向大脑顶端波动着,山冈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好了,理奈,再来的话就要爆炸了。现在把你的睡袍掀起来,将你白白的屁股给我看看。”山冈把阳具从理奈的口里扒出来,巨大的龟头沾满了理奈的唾液,在昏暗的壁灯下发出透明妖异的光泽。

  “——是——”理奈顺从的将睡袍掀到腰部,里面什么都没掩盖的肥圆雪白的臀部暴露出来,山冈“啧啧”的弹着嘴唇,“理奈老师的屁股,真的好吸引人啊。山冈一只手伸进理奈的睡袍前襟,狠狠的抓住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放到理奈的屁股来回抚摩着,”奶子很棒啊,美丽的理奈老师被我玩弄是什么心情呢?

  “山冈一边蹂躏着理奈,一边喃喃的问道。

  ”啊——请轻柔点——“理奈在被山冈的玩弄下,很快发出哭泣般的哀求。

  ”是吗?要温柔点吗?“山冈嘿嘿的冷笑着,手伸进股间毛茸茸的密处,手指翻开阴唇,捏弄着,”已经湿了啊,老师。“”啊——真是失礼。“理奈用哭泣般的呻吟轻声回答着,一张雪白的俏脸已经变的通红。

  ”无论玩弄多少次,理奈老师都是那样害羞啊,这正是我喜欢的啊。“山冈心里想着,手却没有停止动作。理奈从轻声的呻吟,逐渐变的高亢起来,”山冈君——请——“”请什么?难道你想要我的阳具?“山冈将阳具挺到理奈的面前。

  ”——不是的——。啊——是的,理奈想要山冈君的阳具——“”呵呵,现在还不是时候哦。“山冈轻声的笑着,”那么是时候进行仪式了,理奈老师!“山冈停止了他的动作,端坐在躺椅上。

  理奈象力气枯歇似的,摊趴在地上。

  ”理奈,你跪在我面前。“山冈命令道。

  ”是——“理奈无力的爬起来,恭顺的跪在山冈面前,两手放在地上,脸深埋在地毯上,山冈说道:”理奈,今天叫你来这里,是要你来签一张契约,签了契约后,你正式成为我的奴隶,用你的肉体永远的伺候我,你愿意吗?“”——。“”怎么?不愿意吗?“山冈的声音变的严厉起来。

  ”不——我愿意,我愿意成为山冈君的奴隶。“理奈温顺的回答着。

  ”呵呵,很好,理奈,这里就是这张契约,你来签字吧。“山冈拿出一张纸,纸上写着:我,理奈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山冈君的奴隶,以后将以山冈主人的宠物而存在着,用自己的肉体为主人取乐和发泄,永不悔改。

  签名:

  理奈颤抖着接过这份契约,心情沉重的将自己的名字签了下去。

  ”很好,理奈,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哈哈,理奈,这个项链是主人赐给你的,上面是一只犬,你就是我的犬女咯。“山冈淫笑着,将早以准备好的一个带着犬的坨子的项链挂在理奈胸前。

  ”是的,主人,我现在是主人的犬女。“理奈低着头,轻声的回答着。

  ”那么,仪式结束了,从今天开始连续两天的休假日,我在这里订了2天的房间,犬女要好好的伏侍我啊。“”是的,主人。“获得理奈契约的山冈,从新躺到躺椅上,理奈顺从的趴到山冈胯下,将脸附向山冈怒张的阳具。

  时间是晚上9点半,躺在椅子上的山冈,满意的享受着理奈的口交,不时把脚穿过理奈的大腿间,用脚趾挑动着理奈隐秘的私处。这时,理奈已经呈全裸的状态,雪白的肌体交织着山冈的黝黑胯下在灯光下反射着哀怨的光芒,山冈满意的把两腿搭在扶手上,露出丑陋的阴囊下黑红色的肛门,”屁眼也要好好的舔哦。“理奈好象认命一样,将脸靠到山冈的肛门上,马上闻到从直肠散发出来的恶心气味,”呜——“理奈发出哭泣的声音,努力的把舌头伸进恶臭的肛门深处。

  ”哦——“山冈兴奋的叫嚷起来,把阳具放到理奈的额头上,道”犬女,手也不要偷懒!“”恩——“理奈接受着命令,一只手放在山冈的肛门旁边来回的用手指撮弄着,另一只手绕到上面将额头上的阳具轻轻握住抚弄起来,而舌头也舔着肛门,不时努力的将舌头伸进肛门内刺激着里面的直肠。

  ”哦,真舒服啊。“山冈叹息着,看着理奈因为努力承欢而上下摇摆的肉体,感觉到一股热流逐渐从脑门向下体的尖端涌动着,”快——要出来了,用嘴!——“理奈得到命令,马上将嘴从肛门处移开,把山冈的阳具含进口内,快速的上下套动着,山冈发出激动的吼叫声,被含在理奈嘴里的阳具急速的爆涨起来,终于伴随着山冈”哦哦“的怪叫声中,在理奈的口内射出了腥浓的精液。

  射精后的山冈犹如虚脱般的瘫坐在躺椅上,呼呼的喘着粗气,而理奈则偷偷的把口里腥臭的液体吐到纸巾里面,虽然已经多次被要求将精液射进口内,但是理奈还是觉得不适应,浓浓滑滑的精液混合着唾液的感觉每次都令她有强烈恶心的感觉。

  经过一个小时的口交的阳具软软的耷拉在山冈的小腹上,这时看来虽然已经回复常态的肉棒,仍然有令人惊叹的巨大,好象一条巨大的毛毛虫一般。清洁完口内垢污的理奈仍然跪趴在山冈的两腿间,正用朝圣似的眼神看着山冈的阳具,”主人的肉棒真是雄伟啊。“理奈回想着第一次被山冈刺穿性器的裂心撕肺的感觉,心里渐渐升腾起被虐的快感。

  坐在躺椅上的山冈慢慢的回复过来,他看着跪在胯下的理奈嘴角边还有一丝未擦干净的白色液体,嘿嘿的笑着,将脚伸到理奈的脸前,”在我回复力气之前,好好的帮我舔脚,呆会我好好的痛你哦,嘿嘿。“理奈双手捧起山冈的脚掌,默默的将大脚趾含在嘴里,为了山冈的重新勃起被迫开始动作起来。

  ”把这个插进你的阴部吧。“山冈拿出一个电动按摩器递给理奈。

  ”啊——主人——“理奈害羞的答道。

  ”快点插进去,注意可不要泻了啊,呆会有你受的哦。嘿嘿,弄好以后继续帮我舔脚,我睡几分钟,可别偷懒哦。“室内忽然变安静了许多,除了理奈吮嚼着山冈脚趾的”啧啧“声和山冈进入半睡眠状态的粗重的鼻息声为,就是在理奈下体”喁喁“作响的按摩器的声音。

  按摩器的遥控放在山冈的手边,调节档被定在中级的程度,按摩器以很匀速的节奏在理奈的阴道内颤动,理奈一边恭敬的捧着山冈的脚掌舔弄着,一边摇晃着圆肥的屁股抵受着按摩器执坳的抖动引起的酥麻感觉,眼神不时的看一下山冈逐渐苏醒的阳具,思绪逐渐回忆起3个月前被山冈施暴的那一幕————”我经过一天的劳累,终于在9点多坐上回家的地铁,地铁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后面似乎跟着一个男人也准备上地铁,我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好,这时,后面的男人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没有去看他,结果造就了以后的悔恨。

  地铁开动不久,忽然我感觉到男人的手臂不经意的碰了一下我的胸部。“咦!

  难道我遇上了所谓的地铁之狼?”听一些同事说过,一些色鬼经常在地铁上对女人下手,大肆轻薄,我的心猛烈的跳动起来,但是又不敢呼喊,那样是很怪异的行为啊,更加不敢去看旁边的男人到底是谁,只是微微的坐过了一些。

  结果,那男人好象得到了鼓励似的,居然挤坐了过来,一只手不经意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啊!!我果然遇到了这样的人,怎么办才好?”我心里惊慌不已,这时,男人的手居然穿过了我的腋下,抓住了我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天啊!”我惊慌的低着头,一张脸已经涨的通红,心里只是祈祷地铁快点到站吧,几乎没有做什么抵抗的动作,我的顺从大大助长了男人的色心,他一只手揉捏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摸进我的裙子里面,阁着内裤挑动我的私处,我开始全身颤抖起来,虽然想夹紧双腿,但是一股黑色的欲望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几乎不知道自己再干什么,只记得自己毫无抵抗的任由男人在自己全身轻薄着,强烈的快感一次一次冲击着我的心房,我几乎要呻吟起来,脸也红的发烧,已经完全没有抵抗的意识,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由于极度的羞愧感,不断的低声饮泣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上衣已经被完全解开,乳罩被拉了下来,丰满的乳房暴露在外面,脸紧紧的贴着地铁的窗户,裙子被男人从后面揭到腰部,内裤被褪到了脚上,雪白的屁股完全裸露的对着后面的男人,形成一个淫秽的镜头,男人抱着我的屁股恣意的玩弄着,我除了喘息外再也不能做出任何事情,只觉得从下体一阵阵的快感袭击全身。

  地铁是几时到站的,我一点都没注意到,我只听到男人说,“理奈老师,这里弄不过瘾,我们找个地方吧。”我用耳语般的声音答应着,因为羞愧,几乎想痛哭起来。

  下了地铁,不知道东南西北的跟着男人来到一个很阴暗的街道上,只有一盏路灯发出昏暗的灯光,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不时蹿过的野猫。

  “先把自己脱光,在这个街上走两步来看看!”男人露出变态的笑容。

  这时候即使不听话也不可能,因为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如果不答应他的变态要求,可能会受到更残酷的虐待也说不定。我颤抖着脱光全身,将丰满的躯体暴露在昏暗的街灯下。在男人的催逼下,在街上饶了几个圈子。

  “很好,果然是很丰满的躯体。”男人喃喃的说道。

  “来,跪到我面前。”男人的话透露着邪恶。看着我跪到他面前后,又说:

  “现在来做你该做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男人将下身往我的面前挺过来。

  “不——。”我绝望的哭泣起来,手却听话的移到了男人的皮带上,颤抖着将皮带解开,将裤子脱到了脚下。

  男人兴奋的下体已经将他的底裤高高顶起,象一个帐篷,在帐篷的顶端可以看见湿了一小块。

  “饶了我吧——。”我哭着道。

  “傻瓜,你自己刚才不是很兴奋的要求吗?快点继续。”男人讥笑着,将下体继续靠过来,催逼着。

  当男人的肉棒从内裤的束缚中脱离出来的时候,跳动着的肉棒犹如凶狠的利器一样对着我的脸,我哭泣着将肉棒含进嘴里,马上,男人发出舒服的感叹声,“哦……哦……要好好弄啊,舌头也要运动。恩,不错,虽然很生疏,但是也别有一翻滋味。”男人得意的低头看着哭泣的我顺从的为他进行口交,不断的象说教一样指挥着我的动作。

  “尖端的马口要好好舔。”

  “把口张大点,这样牙齿不会弄疼我的宝贝。”

  “喉咙张开,让肉棒进的更深一点。”

  ——。

  这样过了10多分钟,男人忽然道:“现在站起来,面靠向墙壁,两手扶着墙,屁股撅高点,我要来好好慰问一下你的阴户了。”

  我直起身。按照男人的话摆好姿势,男人抱住我的屁股,开始玩弄起来,“嘿嘿,理奈老师果然有令男人疯狂的屁股,真的好圆啊。”

  “现在我要来了哦。”男人用阳具抵住我的阴户口,先是在外面摩擦了一会,然后狠狠的挺进去,强烈的撕裂感令我狂乱的呼喊起来,男人的腰部开始运动,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两手不时饶过我的腋下抓住跳动着的丰乳大力的搓揉着。

  “乳房好大!”男人一面调笑着,一面加快抽送的节奏,我哭泣的呻吟开始转变成高亢的叫喊,“啊——,别停——”羞愧好象完全离我而去,作为一个教师在大街上全身裸露的先帮男人口交,然后象狗一样作爱的耻辱感强烈的鞭打着我的大脑,但是得来的却是更深刻的兴奋。

  终于,男人猛的将阳具从我的腔道里拔离,强壮的手臂将我翻转过来,按在胯下,我知道他要射精了,顺从的将脸帖到他的阳具下,并用手握住阳具快速套动着,几秒不到的时间,手里的阳具开始抽动起来,大股的浊白的液体射到我的脸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仍然没有从噩梦中醒来,简直不敢相信会出现昨晚的事情,要不是阴部还在隐隐作疼,我几乎以为是一场春梦而已。

  由于早上还有课,我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学校,出门前我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看见没有什么破绽才出门。

  昨天那个男人好象喊我叫理奈老师,但是迷糊中我又没有听清楚,虽然我害怕那人再来找我,但是却自我安慰的回到教师办公室。

  一个上午很顺利的过去了,同事依然很亲切,学生也很友善和礼貌,一切如常的感觉令我放下心来。

  很快,午休的时间到了,我走进学校的食堂,那里已经人潮涌动了,忽然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理奈老师,昨晚还快活吗?”

  我震惊的转过身子,看见昨晚的男人赫然站在面前,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狞笑。

  “你——”

  “你好,我叫山冈直六,是新来的守门人,来了2个月了,可能老师一直没注意吧。”男人嘿嘿的奸笑着。

  “你——是我们学校的守门人——。”我的言语已经开始紊乱了。

  “是的,老师请现在跟我来一下操场旁的健身房。”山冈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胸部,“我想在那里和老师好好谈谈昨晚的事情啊。”

  “我不要去——”我的声音颤抖而无力。

  “那么不去也行,反正我无所谓的,可是老师昨天的样子如果流传出去可能不太好吧。”山冈转身走出食堂,向操场走去。

  隔着健身房的窗户可以看见有不少学生利用午休时间在操场上活动着,而我则趴在窗台上看着,如果仅是这样的话,还能令人忍受。但是我的身体已经裸露在健身房里,刚刚强迫我帮他口交的山冈正抱着我赤裸的臀部让他的肉棒在我的体内抽插着。

  “你知道吗?理奈老师。”山冈一边抽动着肉棒一边说:“我二个月前刚从北海倒服刑回来啊。整整二十年没沾过女人了。”

  “呜——”我哀鸣着。

  “第一眼看见你就有想与你性交的冲动啊,想不到现在居然美梦成真了。呵呵。”山冈邪恶的笑着。“我会好好疼你的,理奈老师,你也要好好的听话哦,要让我20年的欲火疼快的发泄啊。”

  “啊——啊——请您饶了我吧——”我求道。

  “别说傻话了,不但是你,我还要有更多的女人来为我服务,你是第一个,以后还会有更多!”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大学荒诞夜】 下一篇:【淫乱的大学】